首页 > 散文集 > 张晓风
详细列表页
  • 6
    2017-09-23 18:56:33
  • 衣履篇,作者:张晓风。――人生于世,相知有几?而衣履相亲,亦凉薄世界中之一聚散也――⒈、羊毛围巾所有的巾都是温柔的,像汗巾、丝巾和羊毛围巾。巾不用剪裁,巾没有形象,巾甚至没有尺码,巾是一种温柔得不会坚持自我形象的东西,它被捏在手里,包在头上、或...[浏览全文]

  • 2
    2017-09-23 18:56:33
  • 地毯的那一端,作者:张晓风。德:从疾风中走回来,觉得自己像是被浮起来了。山上的草香得那样浓,让我想到,要不是有这样猛烈的风,恐怕空气都会给香得凝冻起来!我昂首而行,黑暗中没有人能看见我的笑容。白色的芦荻在夜色中点染着凉意。这是深秋了,我们的日子在不知...[浏览全文]

  • 3
    2017-09-23 18:56:32
  • 春之怀古,作者:张晓风。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掌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脸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那样...[浏览全文]

  • 7
    2017-09-23 18:56:32
  • 初雪,作者:张晓风。诗诗,我的孩子:如果五月的花香有其源自,如果十二月的星光有其出发的处所,我知道,你便是从那里来的。这些日子以来,痛苦和欢欣都如此尖锐,我惊奇在它们之间区别竟是这样的少。每当我为你受苦的时候,总觉得那十字架是那样轻省,于是我...[浏览全文]

  • 5
    2017-09-23 18:56:30
  • 花之笔记,作者:张晓风。我喜欢那些美得扎实厚重的花,像百合、荷花、木棉,但我也喜欢那些美得让人发愁的花,特别是开在春天的,花瓣儿菲薄菲薄,眼看着便要薄得没有了的花,像桃花、杏花、李花、三色堇或波斯菊。花的颜色和线条总还比较"实",花的香味却是一种...[浏览全文]

  • 8
    2017-09-23 18:56:30
  • 孤意与深情,作者:张晓风。我和俞大纲老师的认识是颇为戏剧性的,那是八年以前,我去听他演讲,活动是季曼瑰老师办的,地点在中国话剧欣赏委员会,地方小,到会的人也少,大家听完了也就零零落落地散去了。但对我而言,那是个截然不同的晚上,也不管夜深了,我走上台...[浏览全文]

  • 2
    2017-09-23 18:56:27
  • 步下红毯之后,作者:张晓风。妹妹被放下来,扶好,站在院子里的泥地上,她的小脚肥肥白白的,站不稳。她大概才一岁吧,我已经四岁了!妈妈把菜刀拿出来,对准妹妹两脚中间那块泥,认真而且用力的砍下去。"做什么?"我大声问。"小孩子不懂事!"妈妈很神秘地收好刀,...[浏览全文]

  • 9
    2017-09-23 18:56:27
  • 她曾教过我,作者:张晓风。――为纪念中国戏剧导师季曼瑰教授而作秋深了。后山的蛩吟在雨中渲染开来,台北在一片灯雾里,她已经不在这个城市里了。记忆似乎也是从雨夜开始的,那时她办了一个编剧班,我去听课;那时候是冬天,冰冷的雨整天落着,同学们渐渐都不来了,...[浏览全文]

  • 3
    2017-09-23 18:56:26
  •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作者:张晓风。一方纸镇常常,我想起那坐山。它沉沉稳稳的驻在那块土地上,像一方纸镇。美丽凝重,并且深情地压住这张纸,使我们可以在这张纸上写属于我们的历史。有时是在市声沸天、市尘弥地的台北街头,有时是在拥挤而又落寞的公共汽车站,有时是...[浏览全文]

  • 3
    2017-09-23 18:56:26
  • 圣诞之拓片,作者:张晓风。圣诞节有一种无法言述的浪漫情怀,由于圣诞节的那种美法已逸出生活的常轨,以致回忆中的圣诞总是不十分真实--而且,圣诞节再来的耐候,你又老以为是第一次,似乎金钟第一次交鸣,明星第一次放光……曾有许多个圣诞,我急于将之制成拓片,...[浏览全文]

  • 3
    2017-09-23 18:56:25
  • 大型家家酒,作者:张晓风。我还想在瓦斯炉下面做一个假的老式灶,小时读刘大白的诗,写村妇的脸被灶火映红的动人景象,我拒绝不了老灶的诱惑,竞走遍台北找一只生铁铸的灶门……事情好像是从那个走廊开始的。那走廊还算宽,差不多六尺宽,十八尺长,在寸土寸金的台北...[浏览全文]

  • 4
    2017-09-23 18:56:25
  • 那部车子,作者:张晓风。朋友跟我抢付车票,在兰屿的公车上。"没关系啦,"车掌是江浙口音,一个大男人,"这老师有钱的啦,我知道的。"这种车掌,真是把全"车"了如指"掌"。车子在环岛公路上跑着--不,正确一点说,应该是跳着,--忽然,我看到大路边停着...[浏览全文]

  • 3
    2017-09-23 18:56:24
  • 爱情篇,作者:张晓风。两岸我们总是聚少离多,如两岸。如两岸--只因我们之间恒流着一条莽莽苍苍的河。我们太爱那条河,太爱太爱,以致竟然把自己站成了岸。站成了岸,我爱,没有人勉强我们,我们自己把自己站成了岸。春天的时候,我爱,杨柳将此岸绿遍,漂亮的...[浏览全文]

  • 4
    2017-09-23 18:56:24
  • 绿色的书简,作者:张晓风。梅梅、素素、圆圆、满满、小弟和小妹:当我一口气写完了你们六个名字,我的心中开始有着异样的感动,这种心情恐怕很少有人会体会的,除非这人也是五个妹妹和一个弟弟的姐姐,除非这人的弟妹也像你们一样惹人恼又惹人爱。此刻正是清晨,想你...[浏览全文]

  • 4
    2017-09-23 18:56:23
  • 大音,作者:张晓风。大音希声,大象希形――老子他曾经给我们音乐,而现在,他不能再给我们了。但真正的大音可以不藉声律,真正震撼人的巨响可以是沉寂,所以,他仍在给我们音乐。他是史惟亮先生。对我而言,他差不多是一种传奇性的人物。以前,他做的是抗日后...[浏览全文]

随机推荐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