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集 > 林清玄
详细列表页
  • 4
    2017-09-23 18:33:11
  • 与父亲的夜谈,作者:林清玄。我和父亲觉得互相了解和亲近,是在我读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随父亲到我们的林场去住,我和父亲睡在一起,秉烛夜谈。父亲对我谈起他青年时代如何充满理想,并且只身到山上来开辟四百七十甲的山地,他说:“就在我们睡的这张床下,冬...[浏览全文]

  • 6
    2017-09-23 18:33:11
  • 浴着光辉的母亲,作者:林清玄。在公共汽车上,看见一个母亲不断疼惜呵护弱智的儿子,担心着儿子第一次坐公共汽车受到惊吓。“宝宝乖,别怕别怕,坐车车很安全。”――那母亲口中的宝宝,看来已经是十几岁的少年了。乘客们都用非常崇敬的眼神看着那浴满爱的光辉的母亲。...[浏览全文]

  • 5
    2017-09-23 18:33:10
  • 台北闹饥荒,作者:林清玄。每次回到乡下老家,要返回台北的时候,妈妈总是塞很多东西到我的行李箱里,一直到完全塞不下为止,那种情况就好像台北正在闹饥荒。“妈,你什么都不用带,台北什么都有。”我说。妈妈总是这样回答:“骗你的!台北什么都有,台北又不是极乐...[浏览全文]

  • 3
    2017-09-23 18:33:10
  • 不孝的孩子,作者:林清玄。在机场遇到一位老先生,他告诉我要搬去大陆定居了。“为什么呢?”秤说,他在台湾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本来都很好的,自从他找到大陆的儿子之后,就变得非常不孝。“为什么呢?”“因为,担心大陆的儿子也来抢我的遗产嘛!其实我还没有死...[浏览全文]

  • 6
    2017-09-23 18:33:09
  • 与太阳赛跑,作者:林清玄。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看到天边的夕阳正要沉落,晚霞一道一道从山谷升起。“我要和太阳赛跑,要在太阳没有下山以前跑回家。”我心里有一个声音说。然后,我拔足狂奔,一刻也不停歇地跑回老家的三合院。我站在大厅的红门外...[浏览全文]

  • 4
    2017-09-23 18:33:09
  • 故乡的水土,作者:林清玄。第一次出国,妈妈帮我整行李,在行李整得差不多的时候,她突然拿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面装着黑色的东西。“把这个带在行李箱里,保佑旅行平安。”妈妈说。“这是什么密件?”妈妈说:“这是我们门口庭抓的泥土和家里的水。你没听说旅行如...[浏览全文]

  • 6
    2017-09-23 18:33:08
  • 爱杀,作者:林清玄。一位妇人来向我哭诉,她的丈夫是多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多么横暴无情,哭到后来竟说出这样的话:“真希望他早点死。希望他今天就死。”我听出妇人对丈夫仍有爱意,就对她说:“通常我们非常恨、希望他早死的人,都会活得很长寿,这叫作怨憎会...[浏览全文]

  • 8
    2017-09-23 18:33:08
  • 西瓜偎大边,作者:林清玄。我打电话给妈妈,请她趁暑假,带孙子到台北来走走。妈妈一面诉说台北的环境使她头昏,而且天气又是如此燠热,一出远门就不舒服。然后一面轻描淡写地对我说:“而且,前几天才问到腰,刚刚你大哥才带我去针灸回来哩薄吧恋窖渴遣皇怯秩 />...[浏览全文]

  • 3
    2017-09-23 18:33:07
  • 假乞丐,作者:林清玄。市场里,经常看见一个乞丐,他坐在轮椅上,腰部以下覆盖一块脏污的毛巾,上半身歪斜,松软地瘫在椅子上,表情哀伤而茫然。他那哀伤茫然的表情最令人伤痛,因此有许多人布施给他。今天中午,我穿过市场,看见一个眼熟的人站在西瓜摊旁吃便当...[浏览全文]

  • 3
    2017-09-23 18:33:07
  • 灭绝,作者:林清玄。参观自然科学博物馆时,在物种演化的历史部分,看到两增说明:“灭绝――不死不生,不生不死:地球上曾经出现过的物种,目前已经灭绝的可能达百分之九十九。在演化上,灭绝、生存,几乎同等重要。”“如果地球上的每一样生物都不会灭绝,那...[浏览全文]

  • 3
    2017-09-23 18:33:06
  • 苦瓜变甜,作者:林清玄。我很喜欢一则关于苦瓜的故事:有一群弟子要出去朝圣。师父拿出一个苦瓜,对弟子们说:“随身带着这个苦瓜,记得把它浸泡在每一条你们经过的圣河,并且把它带进你们所朝拜的圣殿,放在圣桌上供养,并朝拜它。”弟子朝圣走过许多圣河圣殿,并...[浏览全文]

  • 5
    2017-09-23 18:33:06
  • 山谷的起点,作者:林清玄。一位烦恼的妇人来找我,说她正为孩子的功课烦恼。我说:“孩子的功课应该由孩子自己烦恼才对呀彼担骸傲窒壬悴恢溃业暮⒆涌际钥嫉谒氖墒撬前嗌现挥兴氖鲅!蔽铱嫘Φ厮担骸叭绻沂悄悖乙欢岷芨咝耍 薄拔 />...[浏览全文]

  • 3
    2017-09-23 18:33:05
  • 胎神吹冷气,作者:林清玄。有一位亲戚怀孕了。一天,来向我诉苦,说她居住的地方非常燥热,夏天的气温高达三十五六度,怀孕的人怕热,因此每天半夜都要起来泡两三次冷水浴才睡得着。我纳闷地问她:“你为什么不安个冷气呢?”她说:“我不敢呀!怕动了胎神,再热也只...[浏览全文]

  • 4
    2017-09-23 18:33:05
  • 分到最宝贵的妈妈,作者:林清玄。一位朋友从国外赶回来参加父亲的丧礼,因为他来得太迟,家产已经被兄弟分光了。朋友对我说:“在我还没有回家以前,我的兄弟把家产都分光了,他们什么也没有留给我,分给我的只是我们惟一的妈妈。”朋友说着说着,就在黑暗的房子里哭泣...[浏览全文]

  • 2
    2017-09-23 18:33:04
  • 危险与感谢,作者:林清玄。堵车堵了好久,好不容易才走到前方路口,原来是发生车祸了,一辆倒在地上的摩托车,一辆车头凹陷的小货车,还有一辆警车,几个警察。最令人心凉的是呈T字的两个人,以白布覆盖着,地上的血迹已经凝结成为黑色,不用说,那盖在白布里的两个...[浏览全文]

随机推荐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