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23
    2018-06-17 21:53:34
  • 余秋雨:恒河残稿 按:我几年前与香港凤凰卫视探险队一起考察世界文明的时候,每天要写一段《秋雨录》在电视上播出。其实每天不会只写一段,例如在印度恒河流域参拜佛教圣迹的时候,就多写了不少有关缘起的札记。近几年在别处旅行,也有这类语句留存。今从一...[浏览全文]

  • 26
    2018-06-17 21:53:34
  • 池 莉:上海的现实主义 清明将至,细雨霏霏,我来上海,为故去的亲人上坟扫墓。我来上海多少次了?不记得了。因是喝长江水长大的,长江沿岸的城市,都有稔知感。尤其是上海,有骨肉至亲生活在这里,从小到大,来来往往,积累起来,也是许多个日子,仿佛上海...[浏览全文]

  • 34
    2018-06-17 21:53:28
  • 金翠华:世间最美丽的眼睛 我第一次见到这双眼睛,是在2000年3月16日。近午时分,朋友送来一只小鹩哥,它静静地站在笼子里,羽毛油黑,脖子上垂着一条黄色的肉冠,看上去像是围了一条天鹅绒的领巾。我走近它,它微微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的心立时走进了这...[浏览全文]

  • 25
    2018-06-17 21:53:28
  • 张成起:走进总督府 进古城保定,沿裕华路西行,遥望那两座上悬可升降方斗、高十丈有余的大旗杆,便是清代直隶总督府的去处了。 在城头变换大王旗的历史风雨中,旗杆顶端那面随风招...[浏览全文]

  • 20
    2018-06-17 21:53:24
  • 李 辉:在冬天,怀念梅志 狂风一夜,落叶满地。说是北京今年的冬天来得慢,但还是在大风之后携着寒意来了。 在初冬,我怀念梅志先生。 怀念梅志,很自然想到了毛泽东著名的《咏梅》词: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太熟悉这些诗句...[浏览全文]

  • 22
    2018-06-17 21:53:24
  • 冯 唐:浩浩荡荡的北京 我第一次感到北京浩浩荡荡、了无际涯是在小学二年级。我生在北京东郊一个叫垂杨柳的地方,那里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一棵飘拂着魏晋风度和晚唐诗意的垂柳,杨树爬满一种叫洋剌子的虫子,槐树坠满一种叫吊死鬼的虫子。我每天走三百五十四步...[浏览全文]

  • 2
    2018-06-17 21:53:13
  • 梅 洁:不是遗言的遗言 北墙上的那块蜡染布艺换成了你的黑白遗像,遗像下的橡木案几我和儿子跑了好几家家具城专门买的橡木案几顿顿摆放着你喜欢吃的水果、素食,那也是我顿顿的饭菜;清晨和夜晚,铜质香炉里的三柱檀香紫烟袅袅,萦绕着我无边无望的思念;小...[浏览全文]

  • 3
    2018-06-17 21:53:13
  • 雒青之:菊花里的刀光 我迄今不明白,日本皇室究竟出于什么原因,选定菊花作为皇权的象征。在我的想象中,菊花是暴烈的,樱花是柔弱的,后者倒更有诗意。在无法确证的情况下,只好瞎猜一气:也许菊花外表的金黄灿烂更符合帝王气象?我注意过,在鲁迅、郭沫若...[浏览全文]

  • 9
    2018-06-17 21:53:03
  • 韩少功:土地 我听到一阵哗啦啦的异响,跑到院子里探头一看,见竹林里枝叶摇动,还有个隐隐约约的黑影,似乎正在藏匿。是谁呢?我随手抄起一杆铁锹大叫一声,那里便有一刻的静止,然后冒出一个顶着蛛网和草须的脑袋。 我来砍点茅竹。他露出两颗黄牙。 你是谁...[浏览全文]

  • 6
    2018-06-17 21:53:03
  • 陈丹青:我谈大先生 2005年6月5日在北京鲁迅纪念馆的演讲 我喜欢看他的照片,鲁迅先生长得真好看 今天在鲁迅纪念馆讲话,心里紧张老先生就住在隔壁,讲到一半,他要是走进来怎么办?其实,我非常巴望老先生真的会走进来,因为我知道,我们根本休想见到鲁迅先...[浏览全文]

  • 8
    2018-06-17 21:52:58
  • 贾平凹:《秦腔》记 在陕西东南,沿着丹江往下走,到了丹凤县和商县(现在商洛专区改制为商洛市,商县为商州区)交界的地方有个叫棣花街的村镇,那就是我的故乡。我出生在那里,并一直长到了19岁。丹江从秦岭发源,在高山峻岭中突围去的汉江,沿途冲积形成了...[浏览全文]

  • 15
    2018-06-17 21:52:58
  • 贾平凹:在女儿婚礼上的讲话 我27岁时有了女儿,多少个艰辛和忙乱的日子里,总盼望着孩子长大,她就是长不大,但突然间她长大了,有了漂亮,有了健康,有了知识,今天又做了幸福的新娘!我的前半生,写下了百十余部作品,而让我最温暖的也最牵肠挂肚和最有压...[浏览全文]

  • 13
    2018-06-17 21:52:54
  • 周国平: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 公元前399年春夏之交的某一天,雅典城内,当政的民主派组成一个五百零一人的法庭,审理一个特别的案件。被告是哲学家苏格拉底(公元前469399),此时年已七十,由于他常年活动在市...[浏览全文]

  • 7
    2018-06-17 21:52:54
  • 王 蒙:永远的巴金 在这个星空之夜,巴金走了。 如果设想一下近百年来最受欢迎和影响最大的一部长篇小说,我想应该是巴金的《家》。早在小时候,我的母亲与姨母就在议论鸣凤和觉慧,梅表姐和琴,觉新觉民高老太爷和老不死的冯乐山,且议且叹,如数家珍。 而...[浏览全文]

  • 1
    2018-06-17 21:52:50
  • 一位朋友从国外赶回来参加父亲的丧礼,因为他来得太迟,家产已经被兄弟分光了。 朋友对我说:在我还没有回家以前,我的兄弟把家产都分光了,他们什么也没有 留给我,分给我的只是我们惟一的妈妈。 朋友说着说着,就在黑暗的房子里哭泣起来,朋友在国外事业有...[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