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
    2018-10-09 00:21:28
  • 一次晚饭后,我叫父亲讲了一个他出门在外面闯江湖,所历奇的故事我听。 听完后,万分佩服父亲的勇气和胆量和智慧。我现在把对话如实写下来。 我说:爸,能讲你出去见到的奇怪的经历故事我听吗? 父亲说:好的,讲一个我在外面世界闯江湖的亲身故事给你们听:...[浏览全文]

  • 1
    2018-10-09 00:21:28
  • 有书曰: 妖族有一大族,名为飞翼,原身为鸟,叱咤蓝天。族中有一神物,状如银色发丝,有千丈之长,战场征讨,杀人于无形,是为利器,引万族争相抢之。 族中长女,名昕,少时与一外族男子交好,尤亲之,劝其父留为卿。逢与近亲飞渊外出执事,族人遭祸,忧心...[浏览全文]

  • 1
    2018-10-09 00:21:24
  • 昨日晚饭后,几位同事在还没有完全建好的操场散步。几个熟悉的人在一起散步总是免不了东拉西扯。其中一位女同事向同行的几个讲起了她所经历的见鬼和鬼魂附体的故事。她说:那是十几年的事了!那时候,自己在老家(婆家)喂养照看自己几个月大的小女儿,大概也是...[浏览全文]

  • 1
    2018-10-09 00:21:24
  • 二老爹,就是书上的黑白无常,说是黑白无常,杨林的二老爹与书上的黑白无常多少还是有些区别。书上的黑白无常是手拿哭丧棍,杨林的二老爹手里拿的是铁链。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二老爹眼里放过谁?夜黑风高,铁链唰唰一响,二老爹出巡公干,不出月越,就算有生...[浏览全文]

  • 1
    2018-10-09 00:21:19
  • 近些日子,被学校里一些堆积的琐事所缠身,颇感劳累。忙碌了一天,在食堂里吃过晚饭后,就投入了备课,逐渐地办公室里的老师稀少。暮色悄悄地逼近,正值初秋,淋漓的雨滴,蘸湿着玻璃窗和黯淡的天色,把窗外景色弄得模糊。我把视线收回到作业本上,又开始逐...[浏览全文]

  • 1
    2018-10-09 00:21:19
  • 千年的孤寂,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秋,等谢了一株又一株的桃花,终于盼来了这一天。洞穴机关开启的那一刻,我颤抖着踏进天宫,抚摸着那些熟悉却久违了的物什,感受它们的心跳。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这一刻,我竟不敢转身,那个梦中出现无数次的人儿,会是...[浏览全文]

  • 1
    2018-10-09 00:21:13
  • 我高祖父仔细的研究,但是里面的东西艰难晦涩,一时之间却也不能明白,不过好在后面讲述的山精鬼怪还是能看的明白。至于符咒,虽然不能通彻了解,但是我高祖父大抵还是能记个八九不离十。 每一天都这样来临,每一天又这样过去,这一天晚上我高祖父杨宗浪收拾...[浏览全文]

  • 1
    2018-10-09 00:21:13
  • 前言 恐怖源于人类对未知的不解,深夜来临,我拿起笔,写下祖辈传下来的奇闻怪事,这些故事大多已经无法考证,但是一件一件的写下来也足以让大家知晓其中的一些秘辛,好吧,故事就从我高祖父杨宗浪说起。 第一章道士与书 我的高祖父杨宗浪生活在晚清时期,那...[浏览全文]

  • 7
    2018-06-07 18:42:50
  • 十三岁那年,父母因车祸去世,留下了一套房,我独自生活了七年。 又是相同的夜晚。砰!砰!砰!砰门外传来一阵阵敲门声。 这已经是七月的第五次了,每晚都吵得人睡不着觉,可是开门又不见人影。 今晚,实在太困了,我烦躁的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头,根本不想管它,...[浏览全文]

  • 6
    2018-06-01 18:53:36
  • 从前有一个男的杀了一个女的,女的死后,血溅到了男的衣服上男的想毁灭证据,随后开始洗衣服,血液一直洗不掉。 突然,女的怨灵飘来了,说:你知道为什么洗不掉吗?男的问为什么?女的说:因为你没有用汰渍洗衣液呀。...[浏览全文]

  • 8
    2018-05-12 22:18:13
  • 我在那棵乌鸦筑巢的白杨树下徘徊了两个甲子,不知与多少青年男子欢好,再食其骨血。我本不愿如此,虽舍不得不知多少世的福德才修来的世所罕见的美貌,但毕竟性命没了,重赴轮回才是一个鬼魂的正道。 只是当年兰若寺香火鼎盛,父母可怜我花未盛开便夭折,多捐...[浏览全文]

  • 8
    2018-04-06 21:10:56
  • 匆匆的行人,匆匆的车辆,这个城市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渐渐没了生机。 我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在这个城市里属于很平凡的角色。 黑夜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意味着休息,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工作才刚刚开始。 我惧怕黑夜,不是因为害怕所谓的孤单,而是恐惧三年前的那次经...[浏览全文]

  • 8
    2018-03-17 12:13:14
  • 天越来越冷了,扛着一树冰糖葫芦的人也开始在人群穿梭了。 娜娜很喜欢吃冰糖葫芦,却只能看看。她住在城中心,每天一个小时的车程到城郊区上班,晚上一般都是八九点才能回城,冬季的夜晚冷了,人也不多了,已经没得卖。 她好想吃上一串那红彤彤的,亮晶晶的...[浏览全文]

  • 7
    2018-03-02 12:26:53
  • 某天支地干,某城某地,业已年近。锣鼓喧天,户户张灯结彩。过节气氛,好不热闹。 欢声笑语中,一老妪蹒跚跑来,越过田垄,爬过山丘。而紧随其后的,则是其家人。 旁人莫不称道:老妪身肥而精神抖擞!悉以羡慕。 其子请求旁人,与之围追老母,使其还家。邻人...[浏览全文]

  • 11
    2018-03-02 12:26:53
  • 虽然成人,且了然了存在的第一性,但儿时听闻的聊斋志异,却久久的扎根在了心里。现在想来,仍不免心有余悸。 儿时所获悉的鬼怪惊奇,多半是从大人或者老人口里流出的。至于他们是从何而知的,那自然有更年长的人。许多故事,口口相传,经久不衰,很是有生命...[浏览全文]

  • 15
    2018-03-02 12:26:16
  • (一) 村有阴眼者,人妇,常见阴人。阴人者,鬼魂也。 村人抱恙,先生(法师)招魂。其间,妇人大惊,谓其窥有阴人,各一男女,前来抢钱(冥币)。先生了然,称其确有本领。 不久,村有二人,各一男女,暴毙。 (二) 村有阴眼者,狗也,常见阴人。夜深人静,众狗俱...[浏览全文]

  • 11
    2018-03-02 12:26:16
  • 立国之前,经年战乱。湘西之地,巫术甚行;巫术之源,苗人始者。赶尸之人,唤为匠者。 生之不易,死之匆然:客死之士,沙场之殇。诚入土为安。然时事多舛,交通闭塞,遗体归途,极为艰难。逝者亡灵,魂归故里;身处异地。在世之人,委实难安;不訾重金,雇能使...[浏览全文]

  • 6
    2018-03-02 12:25:43
  • 广袤国土,民俗迥异 。而关于死的礼节,更是不尽相同的。对于死的重视,比之于生,有过之而无不及。 黔西某城某地,对于逝者的礼节,又有其独特之处。 对于逝者,将断气时,将纸币成卷,塞入其口。此所谓含口钱,是为走阴打通关系之用。及其断气,赶紧将屋顶...[浏览全文]

  • 11
    2018-03-02 12:25:43
  • (一) 某村有坟,有求必应也。 子孙诚蒙先祖余荫,仅靠为祖坟收取门票与顺费,日子也算红火。 有无妻之独者,人才中厚,小康之家,无奈人缘不顺,年近四十,徒然无果。听闻灵坟,遂置办祭礼,携家人,趋赴之,交费,表诚,祈愿,祭拜。子孙卜卦,卦顺,即先祖...[浏览全文]

  • 8
    2018-03-02 12:25:11
  • 某某年前,某村有年长者,人善。 某日,别村人驮马路过。赶马人恰逢有事,遂将马匹缚于树上,而该树则植于高坎。 长者规以宰猪作食,篝火,煮汤(热水),磨刀霍霍。须臾,长者闻马嘶;赶往查看,马匹正缚于绳上,悬于高坎之腰。长者心怀恻隐,遂将缰绳割断,马...[浏览全文]

  • 9
    2018-03-02 12:25:11
  • 孩童时代,感冒发烧,多有病患。然而那应对的法宝,多半不过一碗水饭。水饭者,饿鬼之食也。 这种诡异,我是亲历过的。年幼之时,四五岁的样子,倒是不惧牛鬼蛇神的。一群伙伴,游戏于坟前墓后,你追我赶,乐此不疲;毫无畏惧,大盖坟里躺着的,都是本村的先...[浏览全文]

  • 5
    2018-03-02 12:24:33
  • 我遭到了鬼的劫持。他把我带到了地下18层。他说他们的名字是人类取的。从此他们就有了鬼这个名字。 那天晚上,我从朋友家玩回时,已是深夜,走到家门口,正准备开房门。突然感到一阵眩晕,门没开,我就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时,眼前正是金碧辉煌,黄光夺目...[浏览全文]

  • 5
    2018-03-02 12:24:33
  • 在儿时的恐怖分子排行榜里,老辫婆算是Top1了。因为只要你一出家门,她随时有可能出现,并且将你掳走。那被掳走的悲剧,自然是将你整个吃掉。 老辫婆的称谓,本是方言,是如同阿Q一般的,谐音罢了,我也是不知其真名的。我称之为老辫婆,是因为在我的儿时的...[浏览全文]

  • 5
    2018-01-13 20:28:31
  • 曾经有一天晚上,张力从梦中惊醒,当他坐立起来时,忽然看到床头有一个白色虚影,这可吓坏了张力,他蹬掉被子,跳下了闯,奔到门前,可就在这个时候,白色虚影忽然一闪,转入到了张力的体内。 原本惊慌的张力忽然安静了下来,恐慌的双眼变的很冷静,他打...[浏览全文]

  • 4
    2018-01-13 20:28:31
  • 主人。老仆人佝偻着身子,蓬松的头上半掩着他的眼睛。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移动,冥冥之中有股力量把他囚禁在椅子上。 对不起,我尊敬的主人,家里已经没有食物了,今天只能进食您自己了。老仆人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突然感受不到自己左手的...[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