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后感 > 1000字
文章内容页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

伤感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8-10-09 00:21:05 | 归属于1000字 | 被阅读
《圣皮埃尔的寡妇》的影评10篇
《圣皮埃尔的寡妇》的影评10篇

  《圣皮埃尔的寡妇》是一部由帕特里斯·勒孔特执导,朱丽叶·比诺什 / 丹尼尔·奥特伊 /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主演的一部剧情 / 爱情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圣皮埃尔的寡妇》影评(一):人性的光辉始终温暖

  《雪地里的情人》,又名《圣皮埃尔的寡妇》,人性的道德伦理遇上法治始终是最具有争议性的话题,因为二者同时造就着这个世界的秩序;全片始于醉酒凶杀、发展于“断头台”的使用、结尾于为善执着的夫人同时失去了丈夫与犯罪的“情人”;不管你我是否赞同夫人的善,但人性的光辉始终温暖,因为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圣皮埃尔的寡妇》影评(二):为了灰烬去燃烧

  燃烧可以,生命就是为了被燃烧的,但总得有个理由吧,为爱,为痴心,为理想都说得过去,但要只是为了灰烬,明知万无可能仍旧一意孤行,那又何必?完全的没技术含量。

  从我而言。导演浪费了一个绝好的体裁,本来可以好100倍,却被他过度的法国式做作给完全伤害掉。宽容也好,情怀也罢,什么东西若失去了度,掉在一头里挣扎,就失去了尊重与理解。

  奥图尔表现中规中矩,比诺什仍旧是没抓到最合理的感觉,好的是库斯图里卡。

  《圣皮埃尔的寡妇》影评(三):一部标准的闷片

  说实话,有时侯我很敬佩豆友们的宽厚,几乎每个影片或者每本书,随处可见溢美之词,仿佛大家对文艺作品的接受程度是百分百,但是我仍旧要说一句,这是一部不折不扣的闷片,它符合一切所谓文艺片的特征,似有若无的暧昧,美丽的风光,莫名其妙的拖沓,如果说耗资几亿而造出如此磅礴的风景片,也没什么话说,但是就一个最简单观众的直接感觉来说,这是一个令人不得不昏睡的影片。

  无论导演以前拍过什么好片子,都无法弥补这个片子的遗憾。

  当然,也许这是一部适合于另外一部分以晦涩无聊为乐趣的人们的口味。那就是见仁见智的事了。

  《圣皮埃尔的寡妇》影评(四):一声叹息

  看完后居然有如鲠在喉的感觉:

  一个女人的所谓的善良,意欲保全一个,最终不仅没保住,反倒搭进去一个。

  抛开历史背景的因素,我有点讨厌这种善良。

  渔夫醉酒杀人,无辜之命丧于其手,他应该对自己的这种行为付出代价,不明白这个美丽的女主角凭什么要这样为他争取免去一死,她之前对他并不了解,但凭渔夫入狱前的那一对视?是一见钟情?还是突发奇想?费解。

  对于上尉有一种哀其不幸努其不争的感觉,他对妻子的爱过了头,竟然由着她去做任何事情,为了她与当地权贵顶撞,不惜降爵削职,甚至一死,最终让她变成圣彼埃尔的寡妇?我佩服他爱得深沉,也敬重这个至情至性的骑士,但太不理智了。

  好吧,我承认没明白导演想说啥。

  《圣皮埃尔的寡妇》影评(五):《雪地里的情人》:他是个爷们儿

  他是个爷们儿

  《雪地里的情人》并不是一部让人产生幻想的暧昧情感片,就象拿到《失乐园》,没人会想到最后两个有情人裸体拥抱在茫茫雪野里。而本片在对一个即将上断头台处绞刑的囚犯形象刻画上,也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但看后会发现这样的男人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他们的身影大多在社会的底层,弱势的但坚强和力量的。

  这个爷们儿,为了救一妇女,奋不顾身去拦截下滑的“移动咖啡屋”

  这个爷们儿,为了让母子生活有所保障,连续划船,干苦力挣回40法郎

  这个爷们儿,为了不拖累上尉一家,本可以逃命但义无返顾回到监狱等待处刑

  这个爷们儿对死没有含糊一句话,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冷冰的面庞从未真正微笑过,也许他认为:自己本该接受这一切惩罚,而让他多活了几个月简直是上帝的恩赐。

  他被绞刑时,没有喊口号,但他被载入了史册。

  他们是不是我们所说的宿命论者?

  《圣皮埃尔的寡妇》影评(六):比爱情更美

  监狱长夫人或许是本着善良的心去解救渔夫。或许两人之间的信任并非来源于爱情,夫人就好似母亲般,因为他就是那个做错事的孩子。

  她问他:“为什么那么听我的话?”

  他不答。

  他本心不坏,加之有她的庇护以及监狱长的勇敢承担,他终于得到了救赎。心灵上的。

  看过一些简介,无外乎说两人日久生情之类。嗤之以鼻。

  男人与女人间就一定要产生爱情么?那么她和她丈夫之间举案齐眉的深情,为何要视而不见?

  我喜欢这样的关系。

  她和她丈夫之间天长地久积累起来的一生一世的爱,她和渔夫之间因为她的善良而产生的超越恋人朋友的感情,以及渔夫和监狱长之间因为一个女人而存在的男人间的惺惺相惜。

  人类的感情确实是很微妙的,但同时也正因为这样的微妙而衍生了丰富的种类。

  我不喜欢那种只拘泥于爱情俗套的故事。

  有很多情感,比爱情更美。

  《圣皮埃尔的寡妇》影评(七):记忆靠不住!

  人大脑的记忆区域,会自己构建美好的,符合你想象的故事和画面。小的时候觉得,一个门特高大,一个同临的老太太特凶,一部电影特好看。或者,他在3岁的时候就爱上过你。但当你询问妈妈,或故地重游,老片回放,你发现有一部分记忆失真了。记忆在筛选,重组着,按照它自己喜欢的重要的模式进行着。

  这是我第二次看这部片子,第一次是电影频道播放的时候,巧遇到。拿着遥控器,机械性地播台……一个男人,在雪地里,默默卖力地拖着。那个象我们童年坐的冰车上,女人紧裹着,坚定地注视着男人的后背。“你为什么那么听我的话?”男人,停下。回头,四目相对,无语,继续在冽风中前进。海岸上,另一个马背上的男人在望远镜里,注视着。这些足够让电视频道的循环,在这里做个小结。然而,当这次看完DVD,我不敢相信。脑海里竟然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蓝调子的收场。

  一个人可以改变什么?感性和理性的冲突,政治与人性的抨击。她拯救了灵魂,给了我们希望,同时被政治泯灭。最后一次枪响,是在我们每个人心里打响的!

  《圣皮埃尔的寡妇》影评(八):《雪地里的情人》的基本冲突

  《雪地里的情人》的基本冲突

  /范达明/

  《雪地里的情人》的基本冲突是“情”与“法”的冲突。其悲剧性在于:代表情与法的两方在一般意义上说,都有其相对的合理性,所以其构成的冲突就更有惨痛性的一面。

  最近听了上海复旦大学的郭建教授在电视讲坛上讲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中的法文化,比较有启发的是讲到中国古代法律也不是铁板一块,而是有所谓“法律的活口”,这个“活口”就是“大赦”。死刑犯只要不是立即执行,在缓期中就有可能在常年实行的“大赦”中获得免除死刑的机会。

  片中的死刑犯本来应该有获得这样的宽恕的机会,但故事中黑暗的一面,恰恰在于反对方也是权势的一方最终反以“煽动暴动”之名解除了作为小岛军队与监狱执行官的上尉的职务并最终处决了他。

  故事发生在1850年左右,已是法国大革命60多年后了。影片把故事的地点放在一个偏远法国本土的小岛上,或许还有减轻矛头所针对权势一方的效应,当然这样也就减弱了故事的批判意义。

  2011.5.31

  《圣皮埃尔的寡妇》影评(九):理想国的故事

  理想国的故事,淳朴的人们组成一个微型世界。

  刽子手象征魔鬼;官员们是愚蠢的犯着罪、不知道自己罪行的凡人;渔夫是一个行善、自由并且知罪的凡人;上尉代表社会最上层骑士贵族,为爱与真理,放弃求生机会;夫人是渡人天使。

  全片镜头极美,手法娴熟,角色构成鲜明,象征意味极强。结尾更是体现出悲剧哲学的宗教社会意味,映射出西方人的选择与价值概念。

  渔夫与寡妇之爱是肉体层面,与上尉夫人是精神层面。而关于矛盾点,天使可以不依照法律,而依照自己的情感和感性,送走逃犯,而贵族终究是要为凡人承担牺牲与死去的,负罪的凡人可以追求自由、爱和金钱但最终受到惩罚,更多的凡人继续犯着罪,也有更多的凡人有着善良!!

  而世上是本没有法律的,上尉和夫人一直懂得,他们勇敢而追寻自由和真爱,也因此而付出代价。朱丽叶全片神一般的存在

  《圣皮埃尔的寡妇》影评(十):到底是Binoche!

  inoche的片,但凡碰到,一定会买,至今还没有失望过。

  《雪地里的情人》属于我喜欢的欧洲古装片,但没有这类片通常的明亮,却不失细腻和优雅。

  inoche饰演的妻子,有着演员一贯的成熟与丰富。跟随丈夫来到一个荒凉、寒冷的孤岛,对习惯了法国上流社会生活的妻子来说,无疑是困难重重。丈夫有自己的规则、事业和信念,妻子却无处寻得内心的充实。于是她开始养花,但寒冷的气候摧毁了她的希望。妻子和犯了罪的渔夫,在我看来是在相互救赎。渔夫帮妻子建起了温室,她的那些花儿活过来了,在孤岛上给了她关于生命与美的信心(这些对她来说是多么重要!记得她一直带着、最后送给了渔夫的红围巾吗?)。更重要的是,她对人性善意的期望,在渔夫身上得以实现。她的善良与博爱,在冰天雪地中,给渔夫、给孤岛上的人们带来温暖,同时也让她体验到最真实的生活。

  丈夫的角色很能打动女性的心,对妻子,信任、深爱、懂得、宽容。可贵的是,没有因爱之深而舍不得放手。在最基本的价值观上,丈夫和妻子有着深深的默契。虽然一切勇敢的行动都是妻子作出的,但我相信,妻子的坚定,很大部分来自丈夫一直以来的默许。所以,与其说最后丈夫是因为太爱妻子而作出了牺牲,不如说他是为了自己的信念。

  夫妻之间有着很好的分寸,无论是对对方,还是对周围的人。

  有一些画面非常美,摄影师真是值得一赞。譬如,那匹失去了主人的骏马慌乱的在岛上奔跑,猛然回了头,却找不到方向。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本文标题:《圣皮埃尔的寡妇》的影评10篇

本文链接:http://www.healthboxhk.com/article/124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