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现代诗歌
文章内容页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

  • 作者:
  • 来源: 伤感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6-11 19:32:13
  • 被阅读
  • 《每天只能读懂一点点秦岭》   翻过那个山口,就没有了人间的声音 那个山口,站着三棵松树 它们的枝叶,靠那边的要多些 靠那边的天空要蓝些 每一次翻过它,我都要停留片刻 回首人间,然后 越走越深,我的耳朵 就把人间忘了,我把整个身体     《全都交给了松涛》     老了 老了,以及更老的时候 我将搬得离群山更近一些 不是窗含西岭,也不是 门对松坡 我会让青山四围,园里 有几棵榆树,椅子边就是 落着松螺的老松 我用白云养目,用松风养耳 用清净养心     《喂养汉字》   在山路上遇到一个采桑叶的人 又遇到一个割草的人 他们要用采集的绿,去饲蚕、喂羊 而我,突然觉得 自己每天来远山采绿 是喂养我所认识的汉字的 它们咀嚼的尘事太多了 要多吃些 世外的清风、明月     《毛毛路》   绕上山岭,爬向远山 沿着它,一天天把自己带得更高,也更远 如同去那些更偏僻的经卷和书页 我知道,数十年或数年之后 这细细的毛毛路,会渐渐地退回来 越退越低,也越短 我会看不见山那边的群山和夕阳 世界会收缩至一门 一窗,或一耳 所以,在这莽莽苍苍的秦岭还属于 我的年岁,要走得 更高一点,更远一点     《别担心我会走失》   山还能再怎么深,佛坪已经在秦岭的 最深处,如果再要深些的话 就去遥远的天华山、黄桶梁、鲁班寨 那里其实别的什么也没有 就是山绿、云白,瀑布在独语 风在没有目的地吹拂,河流只知往低处流 往山外流,它们只知紧跟着前面的浪 尽流,尽流,就能流到大海 而太多的野生动物,它们不知道 远方住着人类,不知道自己叫作大熊猫 还是蝴蝶,只在本能地觅食、交配 其实在佛坪走失一次,是幸福的 穿越无边无际的绿,比穿越一个女人 无边无际的善良,更让人着迷     《我的身影早已像一棵树》     有几次,飞翔着的鸟儿 差点停在我的胳膊上,路过树下 它们还在鸣叫,蝉也没有住嘴 难道在风中,我也能发出叶子哗哗啦啦 的天籁?也许再经历一年半载后 山上的树和白云,都会熟悉我 草木会给我注册上 绿色的户籍       《幻觉》     早晨去爬佛坪火车站南边的那座山 到了山顶上,发现全是大树 遮住了周围所有的山,只能看见 湛蓝湛蓝的天空。我仰头 看了好久,正好有一朵白云飘过 就像我站在海底,看见了一只巨鲸 白白的肚皮     《鸟叫》     一只鸟的叫声,使深夜 有了一个具体的核心 一只鸟的叫声,让四围的秦岭 无法省略,如同 一种彻骨之痛,让一个时代 无法遗忘       《省着无边的绿》     尽管这秦岭的绿无边无际,我还是   省着在用,一个人,越走越深 每天往前延伸的距离,不超过 一公里,虽然花开在拽我 更蓝更蓝的寂静,搁在下一个 豁口之外,我宁愿剩下的 绿,比我剩下的年岁 更加无边无际       作者简介:黄文庆,网名濮水钓叟。先后于《中国诗人》《诗刊》《星星》《诗潮》《美文》《诗歌报》《绿风》《延河》《美文》等100余家市级以上报刊发表文字,曾获《诗刊》社全国诗赛二等奖。已出版散文集《佛坪等你来》《一窗青山》。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陕西汉中。

      本文标题:《陕西诗歌》来稿选登|黄文庆作品选

      本文链接:http://www.healthboxhk.com/article/122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