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 感人故事
文章内容页

鸿运国际娱乐手机登录

  • 作者:
  • 来源: 伤感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6-07 18:44:20
  • 被阅读
  • 美好的故事总是那么的凄美和感人。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哎,这个凄美的故事开始于大学毕业季。

    男孩凌云和女孩倩倩是同一所一本大学。又是一年毕业季,也是选择季。凌云大学毕业后,因为英语不太好,不打算继续考研,但他的女朋友倩倩幸运的考上了南方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凌云送倩倩到飞机场说道“真要走吗”?女孩纠结半天,脑海中浮现出曾经的一件件一幕幕,耳边好像又听见那些海誓山盟的誓言,那些地久天长的话语。倩倩抬起头,与那双既有期待,又有紧张的眼神对视几秒后,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毕竟你不考研,毕业就会在这个城市找工作,我去南方进修三年后,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长痛不如短痛,分手吧!”凌云从倩倩那双犹豫不决的双眼看得出倩倩虽然提出了分手,但还是放不下他,但是因为异地一般最后都是以分手结局,倩倩不得已提出了分手,凌云叹了一口气,递给倩倩两个盒子,说到:“如果你坚持要分开,就打开第一个盒子,我祝福你幸福,如果你觉得咱俩还有机会的话就打开第二个盒子”。说完凌云期待的看着倩倩,内心是多么希望倩倩打开第二个盒子啊!倩倩纠结了几秒,好像下定决心似的打开了第一个盒子,发现是40分钟后的飞机票,倩倩略带歉意的看了凌云一眼,然后向检票处走去,走的有点仓促和踉跄。转身的那一瞬间,两滴晶莹的泪珠悄然落下。倩倩不知道的是,凌云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出口处走的时候,泪如雨下,那是伤心的泪,绝望的泪。凌云不知道的是,倩倩离开他是有不能说的原因,他不想耽误凌云。

    倩倩坐到飞机上时,还想看看凌云是否走远,正好看见凌云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地走向远方,直至消失在视线里。倩倩发现手中还有一个盒子没打开,怀着好奇的心里 ,缓缓地打开了盒子,里面就有两张明天飞机票和一张纸条,当倩倩用那双已经颤抖的手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傻瓜,我岂会耽误你的学业呢?你如果愿意为我留下,我也会陪你去远方。” 看完纸条后,倩倩想要下车去找凌云,但是飞机已经缓缓起飞......

    飞机已经远去,那歇斯底里的哭声久久不息,声嘶力竭......

    凌云失恋后时常安慰自己:“失恋算什么,只是生命中的一个小插曲,没什么大不了,失恋是为了遇到比她更好的女孩。路还要自己走下去,为了失恋郁郁寡欢,值吗?不值。坚强点,凌云!”表面上的伤容易痊愈,但心口的伤痕却难以愈合。凌云为了尽快忘记倩倩,就找了一份工作,十分卖力,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中,试图忘记曾经那个令他伤心绝望的女孩。

    上天总是公平的,给他关闭了一个门,但又给他打开了一扇窗。在工作单位,凌云又遇到他这一生中难以忘怀的女孩——刘亦婷。

    凌云和刘亦婷在一个工作单位,但没在一个部门,经过几个月的相处,刘亦婷发现这个和自己差不多的男孩不善言谈,但成熟稳重,工作能力挺强的,时常受到公司领导的表扬。时间一长,刘亦婷对凌云好感逐渐变成了喜欢,但凌云似乎还没从倩倩的伤感中走出,每当刘亦婷谈到出去吃个饭,喝个茶什么的,总是装傻充愣,急的刘亦婷时常在后面娇怒道:“呆子...榆木疙瘩 .....不开窍”什么的 。俩人就在这种暧昧中相处了几个月。虽然凌云刻意回避刘亦婷的感情,但两人还是在这几个月的相处中还是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命运就是这么的奇妙,正好下月有一次公司派新人去外地交流学习的机会,而凌云和刘亦婷是今年秋初进的新人,毫无疑问,这次去外地的的经验交流会就落在了这俩人的身上。

    两个人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了。两人在车上聊了会天,吃点水果,看看两边的风景,天色不知不觉中暗了下来,当两人途经当地著名的仙女河时,突然天边有几颗流星一闪而过。刘亦婷急忙对旁边的凌云说:“赶紧许愿,赶紧许愿。”说完就双手虔诚的放在胸前默默的许愿。

    流星一闪而逝,天色又恢复了暗淡,当刘亦婷睁开那双明亮的双眼时,急忙扭头问凌云,“凌云 ,刚刚你许的什么愿望啊”!

    凌云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低头呢喃着:“我...我刚刚许的愿望是...是希望你刚刚许的愿望能够实现!”说完凌云的头低的更低了。女孩一下子收住嘻哈的笑脸,愣在了当场,过了几秒,缓缓地低下头去,拽着自己的衣角,并且小声的嘟囔着。“傻子,我刚才许的愿望是无论你以后是贫穷也好,富贵也罢,都希望你永远幸福安康。”可能刘亦婷的声音有点小,凌云并没有听见,两人就在这种奇妙暧昧的氛围中继续驶向出差的目的地。一场流星,给出差的途中增加了一丝旖旎,在两人的心中都荡起了圈圈涟漪。

    当两个人开完经验交流会准备到银行取点钱回去的时候,从门口冲进来来几个戴口罩的人。一进来就拿着枪大喊,“统统蹲下,钱是国家的,命是自己的,不想死的,不要乱动”。银行人员早就按了报警器,但警察到来还需一段时间。凌云环顾一周,发现除了工作人员就剩下自己和刘亦婷了。而工作人员有玻璃挡着,抢劫犯进不去,只能嚷嚷着,“把钱都取出来,装满着这箱子,不想死的都快点。”说完从玻璃下扔过去一个保险箱。另外两个个子稍矮的人看向了凌云和刘亦婷,然后用枪对准俩人,缓慢走进,嘴里还对后面的那个人说:“哥,俩人不太好控制,咱们拉一个当人质,拿完钱赶快跑路”。后面那个魁梧的大哥沉吟了两秒说到:“好吧,你俩看看谁领在这当人质,出去那人不准报警,谁敢报警小心他的脑袋。” 凌云此时已经吓破胆了,但还是结结巴巴的的对刘亦婷说道:“婷婷,你...你...出去吧!“刘亦婷抬起那张惊慌失措的脸,也结结巴巴的说道:“不,还...还是你...出去吧”。后面的大哥听着不愿意了:“妈的,老子好心放你们一个,你们还在这唧唧歪歪,石头剪子布,谁赢谁出去,快,再墨迹我一枪崩了你们的狗头。”

    凌云小声的说:“一会咱俩都出布,警察一会就到,能拖一会是一会。”

    “还在那嘟囔什么呢,快点“后面那不耐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凌云数着“三,二,一”,凌云出了“拳头“,想要一局就输给刘亦婷,没曾想刘亦婷早就猜到了,出了“剪子”,“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我.....”凌云大喊道,魁梧的大哥为了防止俩人再墨迹,也防止凌云大喊把警察招来,直接叫俩人将凌云绑到门口服务台的桌子上,并将他的嘴堵上,扭过头嘴里还自言自语的说道,“小姑娘劲小,好控制,正好哥几个好久没快活 了,带到地下室,让这小姑娘给哥几个好好乐呵乐呵。

    大哥扭头对绑凌云的低个男说道:“还在那嘟囔啥,赶快的,一个人拿好保险箱,两个人控制好这个小姑娘,赶快走,警察应该快来了!”

    几个人走到银行门口,远远就听到警车“呜哇,呜哇……”的声音。“警察来了,快进去,妈的,要不是你俩墨迹,哥几个也不会被堵在银行,妈了个巴子”,大哥说着,用枪还对着刘亦婷骂骂咧咧。

    这时外面的警察拿着扩音器在外边喊“里面的人听着,放了人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完,几个拿枪的警察缓缓靠近银行,领头的那个警察交代说:“一定要保证人质的安全,必要时可以当场击毙”,余下几个拿枪靠近的警察一起小声说“收到”。

    里面的大哥向外面喊道:“给我准备一个7坐的车,准备好车之前你们都不能再靠近,否则我一枪崩了我旁边的女孩”,刘亦婷已经吓的面容惨败,一直打哆嗦,凌云因绑在门口服务台的桌子旁,并且嘴里塞的有东西,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一直在挣扎,凌云内心十分焦虑,恨不得枪指着的是自己的脑袋。

    因为凌云被绑的地方离门口只有两步之遥,一个警察偷偷溜到凌云旁,用小刀熟练的割断绳子,将凌云嘴里的布拿走。刚一拿走,凌云就大喊,“刘亦婷,对不起,对不起”,泪水和汗水混在了一起,那焦急抱歉的面庞看上去有些近似癫狂。

    抢劫那伙人也发现凌云被救了,大哥用枪指着刘亦婷说到:“快出去,不然我真会毙了她的”,外面的警察听见有动静,一下子全涌了进来,“退后,退后,”大哥的声音中有一丝焦急和害怕,这时凌云眼里露出了一丝诀别,然后猛然向刘亦婷扑去,将刘亦婷压倒在地,这时,枪响了,凌云中抢了,警察看准时机,把拿抢的几个击毙,制服了两个没拿枪的,不幸的是,凌云在这期间又挨了一枪。抢劫团伙被制服后,刘亦婷像回过神一样,歇斯底里的喊着:“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啊,呜呜,快啊.......”救护车来了,让一让,让一让......

    凌云有气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因为是工伤,公司愿意承担手术住院费,在公司的领导职员看望过凌云后,刘亦婷一直陪在凌云身边照顾他。

    第二天,凌云父母亲戚都来了,都非常悲伤难过,凌云的母亲更是哭晕过去了。医生对凌云的父亲说,凌云的病情严重,生命暂且无碍,但不能受刺激,否则有性命之忧。晚上,凌云有气无力的对刘亦婷说道:“你把我爸拿给我的那个小盒子拿过来吧,那是我送给你的,她是我最珍贵的东西,希望你好好保存。”刘亦婷连忙推辞,但凌云急的又咳嗽了起来。刘亦婷为了防止凌云病情恶化,急忙答应说:“好,好,我收下,你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晚上回到职工宿舍,刘亦婷打开小盒子,是个银色的小圆盘,翻开后,自己的面容映入其中,刹那间,刘亦婷看见晶莹的泪珠从镜子中的面庞上颗颗落下,“滴答,滴答”,清晰可闻。

    第二天,凌云一觉醒来就听见门口好像父亲跟别人吵架,搞清楚情况后,原来是自己的父亲和初恋女友倩倩的母亲在吵,过了一会,声音渐渐落了下来,倩倩的母亲进来后将书信留下,说了几句话“真是个白眼狼,我女儿为不想让你伤心,私自报了南方的学校,你QQ也不跟我女儿聊,电话也不打,我女儿最后离开的时候念叨的都还是你,真是个负心汉......”说完,倩倩的母亲摔摔打打的走了。凌云的父亲在门口自言自语道:“要不是你女儿当初不愿意留下,我儿子也不会伤心好几个月,还有脸说,走了好,我内定的儿媳妇刘亦婷比你女儿好一百倍,一万倍。”

    凌云总感觉怪怪的,当初刘亦婷执意要走,自己如何挽留都不行,走的时候咋会念叨自己呢?怀着疑问打开了那封信,但总感觉这封信不是啥好事:

    “云,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不在了,原谅我当初的执意要走,因为我有说不得的苦衷,只能默默的离开,我不能永远陪在你的身边,长痛不如短痛,原谅我。听我母亲说你跟你公司的刘亦婷走的挺近的,祝你们幸福。

    ——你永远的倩

    看完,凌云抱头大喊到“倩倩,我错了,我不应该误会你,不应该啊.......‘噗’,一口鲜血喷到信纸上,鲜血也从伤口处涌了出来,随后倒在病床上。

    “让一让,让一让,快,快推进急救室........”

    “你看,凌思倩,这是倩倩阿姨的墓,”凌志远用他那只胖嘟嘟的小手指着旁边的墓碑。刘亦婷牵着的小女孩扭头望去,那一刻,墓碑上的照片好像笑了。

      本文标题:情殇未央

      本文链接:http://www.healthboxhk.com/article/122405.html

      推荐阅读